<th id="svt9y"></th>

    1. <tbody id="svt9y"></tbody>

      <button id="svt9y"></button>
      <rp id="svt9y"><object id="svt9y"><input id="svt9y"></input></object></rp>

        <rp id="svt9y"></rp>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副秘書長張博庭作學術報告
        2021/7/29 11:15:38    新聞來源: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

            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副秘書長張博庭的報告題目是“水電新科普的任重道遠"。







        我國水電新科普的任重道遠

        /張博庭

        最近,隨著我國的碳達峰、碳中和(下稱:雙碳)目標期限的逼近,中央和各級政府都開始高度重視能源革命電力轉型的推進。各種可再生能源的開發和建設,自然也就受到高度的重視。然而,由于可再生能源中大量的風、光發電的隨機性和間歇性,難以滿足電力負荷實際變動的需求,所以,到目前為止,世界上所有國家實現高比例的可再生能源電力系統,無一例外的都是大量的依靠水電。

        我國的水能資源儲量世界第一,具有實現碳中和的天然優勢。因此,能否開發利用好我國的水電,是我們如期實現碳中和的重要保證。近年來,雖然我國水電的發展總體形勢大好,但也出現了一些亟待解決的新問題。這就是在我們的一號首長發布的共抓“長江大保護”的指示之后,社會各界的理解出現了較大的分歧,如何科學、準確的理解首長的指示精神,是我們水電科普的新課題。

        一、水電開發與長江大保護

        2016年1月一號首長發出長江“不搞大開發,共抓大保護”的指示以后,社會各界一片歡呼,鼎力支持。但社會各界對這一指示的理解,卻存在有很大的差距。

        我們水電科技工作者因為對水電的社會保障作用非常了解,所以一直堅定的認為,長江不搞大開發絕不可能是指水電,而是要制止長江流域沿線地區已經建設和規劃的一大批工業園區、核電站甚至化工廠等一系列不利于長江生態保護的項目和設施。因此,我們水電科技工作者都堅定地認為,長江不搞大開發,共抓大保護,是對我國水電開發建設的重大利好。

        同時,我們水利水電工作者歷來都認為科學的水利水電工程開發建設,是保護長江生態的最主要手段。因為,長江和一些大江大河給人類社會帶來最嚴重生態災難,無疑就是洪水和干旱。而是水利水電開發建設,則是解決這一生態難題的最有效的措施。

        然而,畢竟不搞大開發”和“水電開發”都有“開發”兩個字。所以,一般不大了解水電的同志,他們很容易就理解成不搞大開發,當然要包括不能搞水電開發了。不僅如此,有人還難免會想到,即使以后不再搞水電開發了,那以前已經搞的那些該怎么辦?于是人民日報的公眾號《俠客島》上居然發了某記者的“長江一甲子都干了啥?”文章,直接質疑三峽工程和南水北調。

        隸屬于人民日報的微信居然發出了這種文章,我們估計很可定是主流媒體中有人“不搞大開發”的問題吃不準,想先非正式的拋出來看看發社會上的反響。這時候我們專業學術組織必須要做出表態。于是我們馬上就在學會的網站上發出了反駁文章。很快,同樣是屬于人民日報的《中國經濟周刊》認為我們說的有一定的道理,正式刊發了這篇文章。

        此后在2018年一號首長再次考察長江的時候,不僅明確的指出“不搞大開發,不是不開發,而是不高破壞性的開發”,而且還親自登上三峽大壩,對三峽工程的開發建設,給予了極高的評價。不僅如此,在隨后烏東德水電站投產的時候,首長又專門發信祝賀,更明確提出“要堅持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科學有序的推進金沙江水能資源的開發”。此外,現在我國長江大保護的牽頭單位也是中國三峽集團,這似乎也可以說明,一號首長已經認可我們專業學術組織的科學判斷,即:科學的水電開發才是最有效、最重要的長江大保護。

        總之,得益于首長對長江水電開發的大力支持,最近幾年我國水電開發的輿論環境已經明顯好轉。水電開發破壞生態環境的各種謠傳,已經越來越沒有市場。不過,遺憾的是,由于習主席的這些指示,幾乎都是針對大型水電的,于是,難免有一些思想上對水電抱有偏見同志,可能心里想不通、不服氣,但嘴上又不敢說。只能把以往對大水電的怨恨,都撒在了首長還沒有明確指示過小水電身上。有的人恨不得把以往國內外極端環保勢力,所有攻擊污蔑大水電的謬論,都加在小水電身上。在這種情況下,如何科學地評價小水電?已經是我們水電科普的當務之急。

        其實以裝機容量的大小,來判斷一個水電工程的生態環境影響就是極不不科學的。水庫大壩對河流生態的影響,怎么可能由于裝機發電規模的大小,而發生根本性的變化呢?

        不過,客觀地說,由于我國的小水電點多、面廣,市場化開發成度高,且直接服務于農村民眾,所以,貢獻很大、但管理也比較難。前一段時,我國對小水電的管理,也確實有不到位的地方,以至于不少河流的小水電站不能自覺地保證下泄流量,造成了一些河流的減水、脫水甚至斷流。所以,國家開展對小水電的清理整頓,還是非常必要的。況且,到目前為止,我國清理整頓小水電的結果也是令人滿意的。全國各地的水電站基本上都已經能保證河流的生態流量。

        但是目前也確有一些地區、部門,把清理整頓小水電,理解成是國家對小水電政策發生了改變。甚至錯誤的認為,小水電就是對一種破壞生態的禍害,要一刀切的拆除小水電。在這種錯誤觀念的影響下,一些問題已經對我國的社會經濟發展和國際形象,造成了嚴重的干擾和破壞。

        我前面所講的,無非是要告訴大家,事實已經說明:由于我們是專業人員,所以,我們比新聞記者領會首長的意圖要準確。這里我們還要強調一下,我們可能比某些的政府部門,能更準確的理解了首長的長江大保護精神。前不久出臺的“長江保護法”的制定機構和部門,不會比某些地方政府的級別、水平低吧?但是,他們對上級領導意圖的理解,卻好像沒有我們準確。

        長江保護法的草案中原來是“嚴格限制大中型水電開發”的表述。法律第一審公示的時候,我們的國家能源局通過所屬的水電的智庫,曾正式發文件給有關部門,提出這一條不合適,應該修改。但是人家不同意。認為這是代表本行業的利益說話。二審公示的時候,我們學術組織把首長對烏東德的批示內容,直接展示給他們,“讓他們考慮一下'科學有序推進'與'嚴格限制'的差別”。他們很快就改了。顯然,我們按照首長保護長江的指示,所制定的法律,總不能和首長的指示公開對抗吧?

        現在,由于我們還找不到首長有關小水電的具體指示,所以,今天我們不能像說服長江保護法立法者那樣,簡單的解決當前的問題。但是,我們可以從國際共識和人類命運共同體高度,幫助某些地方政府部門準確的理解領導意圖。

         

        二、承認小水電的生態友好是國際共識

        最近,批評一刀切的拆除小水電的媒體報道,常常會被地方政府以某些地方性法規為依據,作出一些其行為合法合規的辯解。但是,要知道在國家層面我國的《水法》、《電力法》《可再生能源法》等對小水電都有明確的規定。我國法律所有這些對小水電的肯定性的評價,態度,也是與國際社會完全一致的。而某些政府部門和官員,由于不準確的猜測首長意圖,已經在思想上把世界公認生態友好的小水電,看成是生態禍害。

        某些地方的行為和政策之荒謬,已經讓常人難以理解。例如,水庫大壩即使不能拆掉,但必須拆除發電設備;正常的水利水電工程待建項目,必須把發電部分去掉才能容許開發,否則,就不予批準。有的還公開的喊出了“退電還水”的騙人口號。眾所周知,水電既不會消耗水,也不會污染水,你怎么就能做到“退電還水”了呢?

        國際社會普遍認為,水庫大壩的水資源調控作用非常重要,但也確實會對生態環境有一些不利的影響。但是,當水庫大壩建成之后,再增加一些發電功能,絕對是有利無弊的大好事。其作用可歸納為四個字“減貧、減碳”。所以,不敢拆大壩“退電還水”的實際結果,只能是“返貧”,“返災”,實際情況是不是這樣,大家可以去調查?,F在有多少因為水電站發電機被強拆之后,造成了當地群眾生活困難(下崗的、扶貧款落空的)。

        是否造成了“災害”的威脅,也是明白在那里的事實。例如,湖南長潭河電站的發電機被拆后,僅僅幾個月就是的溢流壩底版的沖刷破壞情況,就超過了正常情況下幾十年。陜西引湑濟黑工程的消能電站被拆之后,水利部門目前正在建造消能設施。如果,不會增加災害風險的話,我們和必要花費這上千萬消能?陜西娘娘灘的壩后水電站,強拆發電機的時候,水直接就噴出來了。嚇的強拆的人都不敢繼續拆了?,F在還扔在那里噴水(有視頻)??傊?,其違反科學的荒謬程度,簡直令人難以理解。

        最近某省將要被拆除的水電站評判標準中,居然還有因裝機容量超過可研報告的。即使該電站早已經通過了竣工驗收,但也還是要被視為違法違規而拆除。實際上,這種將水電站裝機容量的增加,視為違規的前提,絕對是把小水電當成了生態禍害。

        一座水電站從規劃、可研到設計建成的過程中增加裝機容量的現象不僅非常普遍,而且也是應該受到鼓勵和支持的。水電站裝機容量的增加,通常有兩方面的原因。一個是技術的進步,發電機的效率提高了。另一個就是項目的開發商,愿意多頭投入一些資金,為電網調度和社會用電提供更大的選擇性(因為電站的機組,即可以部分開機,也可以壓負荷運行),當然同時也能減少棄水的可能性。所有這些,如果不是把小水電視為生態禍害的話,怎么可能對這種如此有利于社會的行為,進行頂格的處罰呢?

        以世界上最大的水電三峽為例,規劃的時候是裝機1600萬??裳械臅r候,因為水輪發電機的技術進步,已經提升到了1820萬千瓦。在建造的過程中,三峽集團又本著對國家高度負責的態度,積極想辦法增加了一個地下廠房。最后建成的裝機達到了2250萬千瓦。三峽裝機量的大幅增長,既有技術進步的因素,也有三峽集團對社會的主動奉獻。然而,如果要是按照該地方政府的某些法規判定,三峽水電站則也應該,因此被視為違規而拆除掉。大家說荒唐不荒唐?

        還有一些同志,雖然還沒發展到把小水電當成生態禍害的地步,但是,卻已經錯誤的認為小水電已經完成了歷史使命。過去我們缺電,現在不僅不缺,而且還過剩了。所以,在新發展理念下,小水電應該退出歷史舞臺了。

        這些同志的思想上絕對還沒有能源要轉型的意識。我們現在的電力產能過剩,是煤電過剩造成的,要知道我們國家現在正以不到全球1/5的人口,消耗著全球一半以上的煤炭。當前我們能源轉型煤電退出的壓力非常大。按照現有的技術水平,煤電不退出,碳中和根本就不可能實現。因此,今后我們一旦實現碳中和,肯定要比幾十年前感覺會更缺電。到那時候小水電不僅不能退出歷史舞臺,而且還要擔負起為大量的非水可再生能源發電調峰的艱巨任務。國際社會為什么那么堅定的支持開發利用小水電?就是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因為各國都面臨巨大的能源轉型的壓力??傊?,開發小水電,用好小水電,才符合我們新時期要高質量發展的新發展理念。

         

        三、水電開發與人類命運共同體

        當前我們人類社會可持續發展的最大難題,是控制溫室氣體排放,防止氣候變化。因此,減排溫室氣體就是最重要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為此,我國的新一代領導集體高度重視碳減排。已經把落實巴黎協定的行動,細化到了3060雙碳目標。實現雙碳目標,可再生能源中的水電是絕對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

        盡管在上世紀60年代,由于美蘇爭霸,英美集團發動了攻擊由蘇聯建造的阿斯旺大壩的攻勢。在國際社會曾經一度形成過大型水電的生態問題嚴重,不宜作為鼓勵開發的可再生能源的錯誤結論,但隨后2002年,已經得到了糾正。然而,對小型水電,國際社會的支持和肯定態度,從來都沒有動搖過。

        上世紀末,我國小水電發展的巨大成就曾經給我國贏得了良好的國際聲譽。我記得在印度召開的一次國際會議上,由于我的論文和大會演講,專門介紹了中國的小水電開發情況,引起了大會代表的強烈反響。大會除了褒獎我的論文之外,還特地給我國杭州的小水電中心,也頒發了一個獎牌,讓我回國帶給帶給他們。印度的國際小水電協會,還曾經為此聘請我擔任他們的副主席。

        前些年,由于怕耽誤國家的發展,我國的氣候談判官員遲遲不肯向國際上做出減排承諾。要知道當時我們所承諾的單位GDP減排,其實只是一個相對的指標。也就是說,我們只承諾了,我國碳排放的增長,不會高于GDP的增長(但不承諾要減排)。即便如此,由于我國的小水電開發成績巨大,一些國際同行還是對我們非常的敬重??偸钦f,中國人雖然嘴上不說漂亮話,但是已經干在了實處,也給全世界做出了榜樣。

        但最近當聽說我國某省一刀切的拆除了小水電之后,不僅已經開始出現拉閘限電,而且還要新建燃煤電站的時候。那些以前對我們十分敬重的國際同行,完全改變了態度,有的居然諷刺說:中國人總是喜歡“說一套,做一套”。

        總之,一個國家減排的行動,在某種意義上來說,要比它在國際上的表態更重要。作為水電業內人士,我可以深刻地體會到,以前我國小水電所取的巨大成績,為我們贏得了良好的國際聲譽。而最近一些國內的污蔑小水電的不當宣傳,以及某些盲目拆除小水電的荒唐行為,難免會引起國際同行的反感和批評。

        因為我們水電同行都知道,建小水電不僅是利國利民的,而且有利于全人類的。而不講科學的拆除小水電,不僅誤國害民,而且絕對是對全人類的一種犯罪。不管他們自己是否意已經識到,事實上最近鄭州的特大暴雨、歐洲的大洪水,北美的極度高溫,都有他們強拆小水電的一份貢獻。結合最近以來我國領導人對減排承諾的高調表態,我們水電的現狀,就難免讓人當成了諷刺挖苦的對象。

        總之,盡管我們相信那些執意強拆小水電的政府部門和官員,絕對不是想和我們的首長和3060目標,唱對臺戲。但是,客觀上他們的行為,則正在“釜底抽薪”。

         

        四、水電開發與保護區生態紅線

        根據《自然保護區條例》第32條的規定。各級環保督察基本上都會要求依法拆除自然保護區核心區、緩沖區內的小水電。但是,如果加以分析,大家就會發現,即使按照《條例》:所有已經建在保護區內的小水電,其實都不應被拆除。

        首先,在保護區設立之前建設的水電站,按照法律不溯及以往的原則,絕對不應該拆(參見(關于做好自然保護區范圍及功能分區優化調整前期有關工作的函》的文件(自然資函〔2020〕71號)。))。即使在保護區設立之后建設的水電站,其實也不應該拆。因為這個保護區的設立,一定是有問題的。根據保護區條例第18條,核心區、緩沖區都是不容許任何人員進入的(緩沖區經過批準后,方可容許科考人員進入) 。

        所以,在保護區設立后還能修建水電站的保護區,基本上都是因為保護區內還有人居住。而這些居住在保護區內的人也要生存、要發展,也要有用水、用電和改善生存狀態的需求。所以,難免就需要建小水電。

        我們調研陜西時,有個保護區設立后才建設的水電站,就是為了響應國家“十三五”扶貧攻堅的號召,通過政府承諾由水利部門投入了一定比例的資金招商引資建成的扶貧工程?,F在這個電站的發電效益,每年要給當地政府提供數百萬元的扶貧費。但按照目前秦嶺整頓的規定,要拆除這個電站,并且認為有關部門批準在保護區內建設電站的行政行為違法。

        但實際上,違法的首先是保護區的設立和管理。因為按照保護區條例,設立之后任何人都不能進入。在這樣的地方,有關部門怎么可能去批準建一個電站?再說,即使它違法批了,你不讓進去,它也建不起來???所以,任何一個在保護區設立之后建起來的電站,一定是由于保護區的設立不合理,至少管理有嚴重的問題,才造成的。所以,不解決保護區內還有群眾居住的根本矛盾,就要求拆除電站的做法,絕對是沒有道理的。

        事實上,關于保護區設立不夠科學的問題,還不僅如此。目前,很多我們已經勘測規劃的水能資源,雖然還沒有被開發,但已經被劃在了生態紅線之內的問題,也需要想辦法解決。因為,人類當前最大的生態難題就是碳排放,而解決這個最大的生態難題的辦法,就是開發利用可再生能源,而自然界中的可再生能源水、風、光的資源蘊藏量的比例,大約為相差2個數量級(1:100:10000)。而未來我們使用的電力系統中的水、風、光的可再生比重則需要一定的比例。所以,人類社會要成功的實現向可再生能源轉型,水能資源是最寶貴的。此外,風能資源也必須十分珍惜。

        去年底我在國家能源局開會討論可再生能源“十四五”規劃時,聽媒體說內蒙要拆除在保護區內的風電的時候,大家就都很擔心。根據測算,如果我國現有的已經被劃進保護區的水能和風能資源,都不容許開發,那么我們根本無法實現能源轉型,也不可能完成3060雙碳目標。所以,這個問題必須要解決。

        現在,各地非常熱衷于設立保護區。據統計“十二五”期間我國各種保護區的面積約占國土總面積的14.8%,而“十三五”末已經達到了18%。如果按照法律程序,把大量已經劃在保護區內的水能、風能資源新劃出來,不僅是一個龐大而復雜的工作,而且好像還和當前我們要強調環境保護的大方向不符。因此我們不如換個思路解決問題。

        我們建議在全國也應該設立“碳中和保護區”。把重要的水能和風能資源都保護起來,從法律上保證其能夠得到開發利用。這個理由其實非常充分。以往我們所設立的各種生態保護區,無非都是為了保護某種動、植物的。而我們這個“碳中和保護區”才是直接保護人的生態的(解決人類社會的最大生態難題)。要知道如果碳中和實現不了,世界上可能有一半以上的物種遭滅絕。到那一天,我們各種保護區所要保護的珍稀動植物,又有幾個能逃脫?所以,碳中和才是最高級別的生態紅線。因此,其他所有生態保護區的劃界,如果與這個紅線有沖突,都必須給“碳中和生態紅線”讓路。客觀地說,只有這樣,我們才能確保我國實現碳中和的目標。

         

        結論:

        當前,如何落實3060雙碳目標?是我們水電科普的新課題,而其中最緊迫的,則是如何科學、準確地理解上級領導的意圖?。

        現在,由于我們現在還找不到首長有關小水電的具體指示,所以,今天我們不能像說服長江保護立法者那樣,簡單的解決問題。因此,我們需要從國際共識和人類命運共同體高度,提醒某些地方政府部門。你們對首長“長江大保護”的理解,是片面的。你們根據自己的猜測,所采取的盲目拆除小水電的行為,不僅正在給我們的黨和國家領導人“釜底抽薪”,而且正在嚴重的損害著國家的發展和我們的國際形象。

        古人云“一屋不掃,何以掃天下?”。而在當代,我們則一定要意識到“地球若不保(氣候變化),何以保護好一河、一江?”。在生態環保的問題上,如果我們的認識達不到這一境界,我們很難擺正水電開發與“長江大保護”的關系。也很難理解為什么首長要把“科學有序推薦金沙江水能開發”,作為長江大保護的具體要求之一。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車公莊西路22號院A座11層 電話:010--58381747/2515 傳真:010--63547632 
        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 版權所有 投稿信箱:leidy5378@126.com
        京ICP備13015787號-1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32961號

         技術支持:北京中捷京工科技發展有限公司(010-88516981)